主题:深化林业改革 促进绿色发展——2016两会代表话林业专题访谈 访湖南省林业厅厅长邓三龙
嘉宾:邓三龙
内容提要: 供给侧改革是今年两会的热点问题,林业部门既是绿色产品的提供者,也是绿色消费的承载者,在供给和需求两侧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,林业应该如何参与和服务供给侧改革,为推动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作出贡献?
 
主持人:主持人
[主持人] 供给侧改革是今年两会的热点问题,林业部门既是绿色产品的提供者,也是绿色消费的承载者,在供给和需求两侧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,您能不能谈一谈林业应该如何参与和服务供给侧改革,为推动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作出贡献?
 
嘉宾:邓三龙
[邓三龙] 当前在谈到供给侧改革的时候,很多专家学者都较习惯的从理论上和经济发展上去探讨,这有必要。但是,供给侧改革涉及到社会各个领域,光从某几个方面理解还不够,前天总书记在我们湖南团参加审议时,用非常通俗的语言,对供给侧改革进行了诠释。就是供给侧改革,不仅仅是追求供需平衡,而是生产供给社会、市场需要的东西。比如钢产量,中国的钢产量远远大于我们的市场需求量,是产大于供,但是我们还在大量地进口优质钢材,为什么?在我们大产量里面,社会需要的、企业需要的优质钢,我们没有生产出来,供给侧改革的核心就是补社会、国家、市场需要的短板。(03-09 11:03:25)  
[邓三龙] 对林业部门来说,现在国家最需要的是什么?我认为,第一个是国土的绿化,原因是我们国家缺林少绿。我们要加大植树造林的力度,向脆弱的生态区展开绿色供给。所以,今年在审议财政预算时,我再次向财政部门建议提高生态公益林的补偿标准,要加大植树造林的补贴力度。为什么?因为中国的森林覆盖率不到全世界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二,人均拥有林地面积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,人均森林蓄积量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七分之一。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,我们连呼吸空气都要靠别的国家来为我们提供,我们能说得起话吗?习总书记讲要建设美丽中国,如果国土不能较大面积的绿化,它能美起来吗?就像北京建得再漂亮,如果每天笼罩在雾霾下,它能美丽吗?所以,习总书记说“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,人的命脉在田,田的命脉在水,水的命脉在山,山的命脉在土,土的命脉在树。”最后一个大圈划回来,把人的命脉回到树上,为什么?因为森林是自然生态系统的顶层。科学研究已经证明,每立方米的森林蓄积量每年能释氧1.62吨,固碳1.83吨,每亩常规森林能吸附粉尘4.2吨,我们树林的叶片还能够吸收空气中的有害气体,包括二氧化硫、氟化氢、重金属,而雾霾恰恰就是由粉尘和有害气体组成,所以森林是消除雾霾、放氧固碳的最好载体,是改善生态环境、建设美丽中国的有效途径。可是今天,我们在这方面还重视不够,除林业部门外,还没有哪个单位或组织为树少而犯愁。(03-09 11:07:50)  
[邓三龙]
 
嘉宾:邓三龙
[邓三龙] 第二个是在人们需要的领域加大绿色供给。人们需要的领域有哪些?我们湖南做了一些尝试,如国家林业局前不久发出要建设森林康养产业时,湖南森林康养中心已初具规模而且迅速得到社会认可。森林康养产业,就是把我们森林的优质环境和现代医学与现代养生学有机结合,形成人们有疾病找医院、想健康找林业。 (03-09 11:08:12)  
[邓三龙] 当然,在建设新业态的同时,还应注重提升我们自己的传统产业,就说花卉产业,过去我们倾向本土化,像湖南的菊花等。今天我们从加大绿色供给的角度,把花期更长的台湾地区的蝴蝶兰、荷兰的郁金香、包括荷兰用彭丽媛命名的国泰郁金香引进湖南,赢得了更大的市场。还比如,我们过去是卖盆景,卖鲜花,现在我们是租赁盆景,租赁鲜花,这一卖一租的变化,又让我们赢得了更大的市场。 (03-09 11:09:31)
 
嘉宾:邓三龙
[邓三龙] 第三个是应该多做绿色方面的文章。比如我们中国是一个农业国家,现在我们的土壤、水源都被污染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因此,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进口我们的农产品,往往以农药残留超标将我们的产品拒之门外。所以,面对这种现状,我们建立起来了天敌繁育中心,用生产天敌的办法来解决病虫害的问题。同时,研究相应的病毒,双管齐下,一个是生产天敌来消灭病虫害,另一个是生产病毒来消灭病虫害,这种天敌和病毒对我们农产品没有任何危害。这两个产品的问世,就基本保证了我们的各类农林产品不再使用农药。当然,这里有一个普及的过程,社会有一个认可的过程。但是,道路不管多么漫长,只要我们拿出了这样的产品,我们有了这样的供给内容,或者有了这样的物质和技术装备,未来社会的需求是肯定有的。(03-09 11:11:24)  
[邓三龙] 所以,我讲绿色供给,林业部门的供给侧改革,包含很多内容。我们应该根据自己行业的特点,去寻找发展的机遇,来打造我们自己在适应市场的新业态。又比如发展林下经济,我们在不破坏生态的情况下,不砍树的情况下,林下种什么,树干上种什么,这样的立体种植在湖南也有了先例,而且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。我们建设的基地,按照张建龙局长在湖南考察时所强调的可复制、可推广、可借鉴,让百姓一看就会,一学就会,而且马上能够回去实践,来增加自己的收入。所以,我认为供给侧改革对林业部门来讲空间很大,需要我们各级认真去研究,去思考,去实践。 (03-09 11:12:39)
 
主持人:主持人
[主持人] 党中央、国务院高度重视国有林场和国有林区改革与建设。您在建议中提到将国有林场(区)道路建设纳入“十三五”农村公路规划建设中,您能不能介绍一下当前国有林场(区)道路建设情况,以及加快道路建设的具体建议。
 
嘉宾:邓三龙
[邓三龙] 国有林场长期以来处于一种不工不农、不企不商、不行政不事业这样一种非常尴尬的状况。它既不是一个政府,也不是一个企业,你说它是事业单位,又没有按事业单位对待。这次国有林场的改革就非常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。(03-09 11:14:38)  
[邓三龙] 我这次之所以提要把国有林场(区)的道路纳入国家“十三五”农村公路规划的建议,就是针对我们国家对林场的欠账所提出来的。大家知道,在“十一五”和“十二五”期间,我们国家出台了通村公路规划、通乡公路规划,而且这个规划都伴随着大量的资金和补贴。在通乡规划里面,我们国有林场没有列入,在通村公路规划里面,国有林场也没有列入。国有林场几乎成了一个被遗忘的角落。现在大量的林产品运不出来,这与我们的交通不便有很大的关系。我们现在还有一部分国有林场守着青山讨饭吃,让青山绿水掩盖贫穷,也与我们的交通不发达有关系。我们的林场不管是在计划经济还是实行商品经济时期,或是今天的市场经济时期,都为国家和社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。 (03-09 11:16:39)
 
嘉宾:邓三龙
[邓三龙] 我们很多林区、山区的群众曾经讲,战争年代,我们为国家献人头,因为我们过去革命是从农村包围城市,像井冈山、大别山,都是红色根据地,许多进步群众被国民党反动军杀害。新中国建设时期,我们为国家献木头,支持“三线”建设。到了今天,我们还在吃苦头。这道出了一部分山区百姓的尴尬。所以,这些年党中央、国务院高度重视,习总书记提出了精准扶贫,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。但是,国有林场这一块还是有所忽略,以湖南林业为例,我们全省有208个国有林场,林区公路将近2万公里,现在待建的将近6000公里,待改造的也将近6000公里,有些地方连拖拉机都进不去。湖南还算做得比较好的,有些省更困难。所以,国有林场改革配套的"最后一公里",就是林区道路。我这次提出“十三五”期间,建议国家将国有林场(区)的道路纳入“十三五”农村公路的规划建议,目的也是解决打通国有林场(区)交通不通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问题。 (03-09 11:19:18)
 
主持人:主持人
[主持人] 碳排放权交易是国际气候谈判关注的焦点,也是去年9月份习近平总书记访美时的国际承诺,关系到国际形象、国家责任;林业碳汇是国际公认的减排措施,但在现实中推行的力度还不够。您对总书记的这一国际承诺怎么理解,对我国推进碳排放权交易有哪些看法,对林业碳汇的优势有何评价?
 
嘉宾:邓三龙
[邓三龙] 我这次有一个建议,就是关于加快推进碳排放权交易,而且代表们都踊跃一起来签字。我为什么要提这个问题?主要从两个方面来考虑。第一个方面是从国家诚信角度考虑。 2015年,习近平总书记访美时,中美两国通过谈判,达成了而且共同发表了《气候变化联合声明》,在联合声明里面,中国承诺到2017年启动碳排放交易体系。那么,今年到了2016年,我从政府工作报告当中,从我们的“十三五”规划当中没有看到具体内容,所以我有点着急。既然中国元首在国际社会有了承诺,有了声明,我们就应该兑现我们的承诺。不管是在国际上还是在国内,我们要讲诚信。只有讲诚信,这个民族才能真正立于世界民族之林。所以,我们应该把推进碳排放交易加快纳入政府工作议事日程。(03-09 11:22:54)  
[邓三龙] 第二个方面是从我们中国的现状来分析,我们大量的排放二氧化碳,在发展中国家首屈一指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首先,我们有承诺,为什么承诺?因为我们缺林少绿,我们的森林覆盖率只有世界的三分之二,我们的人均拥有林地面积只有世界的四分之一,我们拥有的森林蓄积量只有全世界平均水平的七分之一,我们有生态欠账。加上这些年来,经济高速发展,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碳排放多,这也是不争的事实。在这两个不争事实的情况下,如果说我们还只是喊一喊口号,提一些概念,那么,我们要遏制气候变暖,要真正改善我们的环境,可能就是一句空话。(03-09 11:24:17)
 
嘉宾:邓三龙
[邓三龙] 因此,我这次提出加快推进碳排放权交易就是要从三个方面来做文章。第一,逐步启动碳排放总额限制。国家应该对各省、各个工业区、各个省市区,提出具体的碳排放的指标和限额。如果超排就要通过植树造林或者其他的途径,来消除碳足迹,吸收超部分的排放,那就要实行碳汇交易,就需要向那些没有排放那么多碳的地方去购买。所以,必须把这个总额限制提出来。(03-09 11:25:33)  
[邓三龙] 第二,抓紧编制碳排放权和交易的标准。实际上碳排放的标准,碳交易的标准,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都已经有。我们要么采取拿来主义,要么按照中国的国情制定自己的标准。谁来制定,由哪个部门来制定,怎么来制定,应该提到政府的议事日程。(03-09 11:26:45)
 
共16条数据,第1/2页 下一页 尾页 跳转到第  
访谈已截止